自闭症孩子与大咖同台演出,背后是她10年的付出

2021-04-02 06:44:15 来源:新闻晨报 选稿:孙衍康

星星本不该孤独,因为有月亮的守护。对于自闭症患者及其家庭,前路虽然漫漫,但终于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由医学、教育、社会学等领域专家共同编写《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Ⅲ》显示:中国自闭症发病率达0.7%,目前已有超1000万自闭症谱系障碍人群,其中12岁以下的儿童有200多万人,并以每年20万人的速度增加。

自2018年起,我国逐步建立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制度,将孤独症儿童的基本康复训练纳入救助范围,给予不同程度的经济支持。各类自闭症康复和特教机构也应运而生,专业师资队伍正在成长。

哗……当格里格《a小调钢琴协奏曲》的最后一个音符从指间流淌而过,短暂的寂静后,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里掌声雷动。掌声,除了献给舞台上三位音乐大咖,更献给刚才演奏的一位青涩男孩周博涵。

钢琴家李云迪、小提琴家黄蒙拉、歌唱家廖昌永——看到如此豪华的演出阵容,台下的周博涵母亲鞠喆难掩心中激动,拨通了启蒙老师汤文蕾的电话,深情地道出了一句“谢谢”。曾经,这对鞠喆来说是无法想象的,因为舞台上神采飞扬的周博涵生活中是一名自闭症患者。

在公益课堂遇见

从大三的青春学生,到如今的桃李满天下,汤文蕾和周家母子相识已整整16年。作为周博涵的音乐启蒙人,汤文蕾一步一步地将他送进了专业的音乐殿堂。

汤文蕾至今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周博涵,是在十几年前上海音乐学院主办的公益课堂上。彼时,她还是上音的一名大三学生。因为专业成绩过硬,被校方指派为这个课堂的教师。

拍桌子、喊叫、不听指挥……来上课的十来组家庭,有脑瘫患儿也有自闭症患儿,年龄有大有小,行为自控有弱有强。在那个“星星的孩子”还没有如今这般为普通人所关注的年代,说实话,汤文蕾有点“没方向”。

不过,八岁的周博涵依然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音乐响起,周博涵的表情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8周的公益课堂,参与者从最初的十来组家庭不断递减,最后大概只剩三四组。周博涵依然在妈妈的陪伴下,早早地来到汾阳路的教室,坐在第一排,仿佛海绵般地吸收着汤文蕾讲的每句话。

公益课堂结束后,鞠喆郑重其事地和先生一起带着周博涵到汤家,希望能请她担任周博涵的钢琴老师。

为他悉心照亮前路

汤文蕾没有一丝犹豫,就收下了周博涵。由于之前没有单独教授特殊学生的经验,加上对周博涵天赋的欣赏,汤文蕾把他当作普通孩子一样严格要求,希望他能成才。从小学二年级到高中,她教了他十年。

十年里,周博涵没有请过一次假,也没有迟到过一次。尽管汤文蕾搬了三四次家,周博涵的父母总能准时将儿子送到她的课堂上。

考虑到周博涵不可能进入普通高中,2012年,汤文蕾将他介绍到恩师张育青担任校长的东方行知钢琴学校,使他的求学之路得以延续。三年后,周博涵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进修钢琴专业,走上了专业演奏者的道路。

如今,23岁的周博涵已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成了一名出色的钢琴演奏者,演出邀约不断。在让“星星的孩子”发光的道路上,汤文蕾无疑是先行者。她用发现的眼光看待自闭症学生的闪光点,为他搭建了一座与外界沟通的桥梁。

对于这样一位尽职尽责的严师,周博涵无比信任与依恋。

在他高二那年的暑假,东方行知钢琴学校在贺绿汀音乐厅举办20周年音乐会,汤文蕾坐在第一排,静静地看着爱徒登台表演。彼时,周博涵已经学会了语言之外的交流方式,上台鞠躬时看了他的启蒙老师,对她微微点头。演奏完肖邦的《即兴曲作品36》第2首后,周博涵沉着地向观众挥手致意,下台后立刻走到汤文蕾身边,孩子气地问:“老师,我今天弹得好吗?”

“好,非常好!”虽然已不再是8岁稚童,但对这个从小陪着自己长大的启蒙老师,周博涵依然在乎她的每一句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