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今晚闭幕,两位耄耋艺术家获殊荣

2021-05-10 06:43:00 来源:上观新闻 选稿:孙衍康

歌唱家才旦卓玛。

84岁的藏族歌唱家才旦卓玛回到上海,参加第37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1963年,她第一次站在“上海之春”舞台上演唱《唱支山歌给党听》,从此才旦卓玛的名字和这首歌连在了一起。那年她26岁,还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学生。

才旦卓玛唱响《唱支山歌给党听》的前一年,刚从莫斯科留学回来的指挥家曹鹏,第一次登上“上海之春”舞台,首演作曲家朱践耳的《英雄的诗篇》。当时有评价称:“上海音乐界升起了两颗明亮的星星。”如今,96岁的曹鹏已记不得登上过多少次“上海之春”舞台,但他有个愿望,要带领自闭症孩子登上“上海之春”的舞台。

今晚,“上海之春”闭幕,组委会将为曹鹏、才旦卓玛颁发“特别荣誉奖”,致敬他们为“上海之春”以及中国音乐的发展所做出的杰出贡献。闭幕式前,记者采访了两位老艺术家。

才旦卓玛,用一生去唱一首歌

“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接受采访时,才旦卓玛忍不住哼唱起来,歌声依然清澈动人。

1958年底,离开家乡来到上海的才旦卓玛,进入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民族班学习。老师王品素把她领到音乐教室听唱片。“我听着那些婉转如流水的花腔女高音,禁不住模仿起来,老师惊讶极了,因为她竟然在钢琴上找不到我的高音区。”

家喻户晓的《唱支山歌给党听》,首唱其实不是才旦卓玛,而是上海歌剧院第一任“江姐”任桂珍。1963年,全国各地掀起“向雷锋学习”的热潮。朱践耳在《雷锋日记》里读到姚筱舟所作诗歌《唱支山歌给党听》后,深受感动,从中选取了前两段八句诗谱曲,以山歌风格写作,由任桂珍首唱。

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校园广播里听见任桂珍的歌声时,才旦卓玛找到王品素,要求学唱这首歌。“我心里想,这就是我要说的话啊。我那时候没什么文化,也写不出那些话,但我能唱啊!我看到并经历过西藏农奴的辛酸生活,也亲眼看见并感受着农奴翻身做主的幸福生活,亲身感受到党的温暖。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这个走进大学校园里的农奴的女儿。”

这个当时连汉语都说不利索的藏族姑娘,用一腔真情打动了王品素,不仅一字一句地教她抠汉语歌词,还请来朱践耳指导。朱践耳听完说:“她唱到我心里去了。”

在“上海之春”唱响后,《唱支山歌给党听》很快流传全国。从“上海之春”走出来的才旦卓玛,后受邀到北京参与由周恩来总理倡导编排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演出之后,她和其他演出者一起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后来,周总理勉励她回到西藏,为家乡人民服务。才旦卓玛回到西藏,走遍了雪域高原上的大小村落。她还踏足过三十多个国家,让嘹亮的歌声在世界回响。

84岁的才旦卓玛,如今生活怎样?才旦卓玛笑着说,家里没有牛也没有羊,就忙些家务,做做饭,扫扫地,看看报纸,“歌还是要练,不练不行”。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才旦卓玛又一次回到上海,回到“上海之春”的舞台,她将在闭幕式上再一次唱起《唱支山歌给党听》。“现在唱来,和当年又有了不同的滋味,感情更深了。”

曹鹏,有音乐和孩子就年轻

5月9日10时到访曹鹏家中,来开门的正是他自己。前一晚在电视台录制节目,22时许才回家,第二天仍然早起,换上衬衫和西裤等待记者。

他利索地到二楼去拿乐谱给记者看,行动利落,完全不像一个96岁的老人。下楼梯的时候,他还开玩笑说:“要是举办一个老人爬楼梯国际比赛,我肯定拿第一名。”

曹鹏拿来的乐谱,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第一版乐谱,封面已经翻烂。翻开乐谱,音符旁边有他密密麻麻的字迹。“作曲家手里都没有这版乐谱,只有我还保留着,已经成文物了。”

1959年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在“上海之春”前身“上海音乐舞蹈展演月”首演时,曹鹏正在莫斯科留学。听这部作品后,他赶紧打国际长途给妻子,让她无论如何要寄一份《梁祝》的乐谱给他。1960年,曹鹏在莫斯科完成在中国以外的世界首演,并面向全球广播。音乐会开始前,他用中文说:“我叫曹鹏,是中国留学生,在这里要举行一场中国作品交响音乐会,《梁祝》这部作品是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它将在这里进行中国以外的世界首演。”

曹鹏1925年出生在江苏江阴,1944年参加新四军,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上海解放,他作为华东军区文工团的一员进入上海,转业到了上海电影制片厂。“我经历过吃不饱的日子,经历过出生入死的日子,我很高兴看到建党百年,看到今天中国国富民强,看到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

在曹鹏家中,摆放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奖杯。而他觉得最珍贵的,是去年95岁生日时,一个自闭症孩子送他的生日礼物,用毛笔写的“寿”字,背面写着:“祝曹爷爷生日快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2008年,曹鹏和大女儿曹小夏一起,为自闭症孩子创立“天使知音沙龙”,希望通过音乐开启他们的心灵。许多孩子在这里学会演奏乐器,登上国内外的舞台。这些年,他们还为自闭症孩子创办了“爱课堂”学习文化知识,“爱咖啡”社会实践基地培养社交能力。

得知将获颁上海之春“特别荣誉奖”,曹鹏很高兴,但他跟女儿曹小夏说:“这个奖应该给更多年轻人。”96岁,他依然眷恋舞台,希望有一天能带着自闭症孩子去“上海之春”演出。“和音乐在一起,和孩子们在一起,让我感到年轻,还有许多事可以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