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路地块旧改得到了居民高票支持 更多问题在服务中慢慢化解

2021-07-12 06:36:56 来源:上观新闻 选稿:吴春伟

黄浦区无锡小区以成片二级旧里为主,距离南京路步行街步行5分钟路程。不久前,包括无锡小区148地块1282证居民在内的黄浦区福建路旧改地块,以99.72%的高同意率通过了一轮旧改意愿征询。

这几年,无锡小区经过了修缮与微更新,整体外观面貌不错。不过,居委干部告诉我,这里户均居住面积15平方米左右,大多数居民还在拎马桶,“居民对旧改非常盼望”。

最近这段日子,可能是无锡小区在这场旧改中最“平静”的时光。一位旧改工作的“老法师”说,一轮旧改意愿征询通过后,相关部门在征求居民等各方意见后,将出台包括评估价在内的旧改方案,居民真实诉求、各种家庭矛盾等,更多会在那个时候浮现出来。

不过,看似“平静”的背后,一些旧改居民内心的焦虑与不安并没有停止。记者蹲点采访这几天,跟着居委干部、征收所工作人员走进了一户户居民家发现:无论内心多么期盼居住环境改善,当面对旧改,居民们总是有着这样或那样的想法与顾虑。而旧改群众动员工作,远不是谈“钱”的问题;有太多与居民切身相关的问题,需要在居委干部与征收所工作人员“润物细无声”的服务中,慢慢化解开来……

得知要旧改,

老两口一夜没合眼

这天下午,记者跟着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黄富丞走进旧改居民英子阿姨家。

论居住环境,英子阿姨家算小区中相当好的。“两个房间近40平方米,一个当卧室,一个当客厅。”介绍起自己家,她有些“傲娇”。

的确,相比小区很多三口之家挤在10来平方米的房子,英子阿姨家宽敞多了。前两年,小区推进马桶工程时,给她家安装了一个抽水马桶,上厕所难的问题也解决了。

英子阿姨说,一听说小区要旧改,她慌了。“张贴征收范围公告那天,我们老两口愁得一夜没合眼。”

为啥愁?英子阿姨说,这套房子“条件好”,那是“矮子里面拔大个儿”。这套房子,“槽点”太多。不用拎马桶了,但没有独立卫生间,抽水马桶安在房间里,对着天井,有诸多不便;厨房是五户人家合用的,她觉得麻烦,基本不去,平时用电磁炉在家中简单煮些吃的;房屋太老旧,卧室的地板整体倾斜,修不好……

她最向往的是,能住进带电梯的房子。她已经70岁了,做过癌症手术,一只手臂抬不起来;老伴80岁,背部打了钢钉,腰不能弯,走路也费劲,出门要用轮椅。她喜欢与老伴到处逛逛,老伴坐着电动轮椅,她在旁边陪着;但两层楼梯是他们出门的障碍。

一轮旧改意愿征询投票前,黄富丞与居委干部上门了解英子阿姨的意见。她当即表态:我们投同意票。但她也说:“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英子阿姨有她的“愁苦”。黄富丞悄悄告诉我,英子阿姨大半辈子都住在无锡小区,平时很少到其他地方去,买房、租房都不知道该怎么操作。她与老伴没有子女,她自己的兄弟姐妹中,最年轻的也65岁了,对旧改的事情帮不上忙……

“听说现在的买房、租房,都要通过中介,还要付定金。我不会弄,怎么办?”她一脸愁容。

她最盼旧改,

但她也有自己的顾虑

无锡小区内,在靠近宁波路上的“纸片楼”内,年近80岁的唐阿姨正在屋内烧洋山芋汤,沸水冒着腾腾的热气,让整间屋子更热了。

“纸片楼”当年为办公设计,没有独用厨卫的配置。后来,楼内住进40多户人家。居民们拎了很多年马桶,做饭就在公共走廊内。因装不了排油烟机,烧饭高峰时,“纸片楼”的公共走廊内是一片“烟海”。

住在“纸片楼”四楼的唐阿姨,是楼内居住条件最差的一家。从一个几乎笔直的小楼梯爬上去,就是唐阿姨家。她家没有门,人要从一个“洞”进屋。这是一个阁楼房,因为房顶是斜着的,有一半房间矮得让人抬不起头。房间内只有一扇小天窗对着室外,采光与空气流动性都很差。睡觉、上厕所、做饭、吃饭,唐阿姨和儿子的吃喝拉撒都在这间阁楼内。

上厕所要用手拎马桶,用水要到楼下的公共水管去接。因为空间太局促,她家放不了储物柜,很多东西白天都堆在床上,晚上睡觉时再搬下床,放在地上……

唐阿姨的儿子40多岁了,没有结婚。她说,儿子年轻时,别人给介绍过对象,但姑娘到家里看了一眼,就没有下文了。“我家这样的居住环境,哪家姑娘肯嫁过来?”

这幢楼里大概没有人比唐阿姨更盼望旧改。但面对旧改,她也有顾虑:这里地段好,出入方便。我的背不好,要常年贴膏药。仁济医院就在家门口,我每隔两个星期去开一次膏药。如果以后搬到郊区去,看病、出行能有这么方便吗?

重点帮扶老人,

当好他们的坚强后盾

无锡小区是市中心典型的老小区,居民以老年人与租客为主。实际居住的家庭中80%以上都有老年人,不少是独居老人或者没有亲人可帮助的老人。当他们面对旧改这样的巨大变动时,有很多力不从心的地方,也产生了一定的心理压力。

“旧改,不仅是让居民搬走,更要让居民生活品质提高。”黄富丞说,像英子阿姨、唐阿姨这样的家庭,不会对旧改投反对票,但他们也是我们重点服务的人群。如果他们在旧改过程中没有得到很好的服务,旧改给他们带来的获得感会大打折扣。那我觉得,我们的工作远远没有做到位。

在这段“平静”的日子里,居委干部与征收所工作人员没闲着:一方面,重点关注老年居民,了解他们的诉求,“一户一策”地解决他们的难题;另一方面,通过楼组长去更广泛地发现与收集居民的潜在需求。

针对一些老年居民完全不了解现在的房屋市场情况,居委会主任凌激组织居委干部通过朋友、亲戚等收集整理了一批旧改居民可能会购买的区域的房屋情况与价格信息。“这不是为了提供给他们购买,而是让他们有个概念:如果拿到补偿款,大概可以买到什么样的房屋,以此减少居民的焦虑情绪。”凌激说。

考虑到一些老年居民,特别是独居老人,未来在租房、买房上都会存在很多困难。如,很多房主不肯将房子租给70岁以上的老年人,一些老年人根本不知道如何进行房屋交易。无锡居民区党总支通过外滩街道搭建的党建平台与一家中介企业进行了对接。“我们想通过这家中介企业,拿到可靠的房源,未来可能会依托这家中介进行房屋租赁与买卖交易,以此更好地确保老年居民的资金安全。”黄富丞说。

“旧改、旧改,人的观念也要改改了。这几年,上海郊区建设得很快,购物、就医、生活都很便利。”居委干部常常上门,和老年居民拉拉家常,给他们讲讲“外面的世界”。

黄富丞前几年家中经历旧改,拿到了位于松江泗泾的安置房。他常把自己的旧改经历讲给居民听,很有说服力:从人民广场坐地铁50多分钟就到泗泾;小区附近有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走走路10来分钟就到了……

随着旧改进程的推进,更多的问题将浮现出来。居委干部与征收所工作人员说,不到居民彻底搬离,他们的服务不会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