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留守儿童心理问题检出率高达57%!如何破题,这家公益组织给出一种答案

2021-07-29 18:24:59 作者:程靖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选稿:董熠铂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和城市孩子不太一样的是,农村孩子的心理问题主要表现在自卑、恐惧、缺乏安全感,自我防范意识特别强。农村孩子渴望被关注,有时候你给他/她一个温暖的眼神,他/她能高兴一上午……”

“我们(学校)的孩子很多都只有爷爷奶奶(在身边),有的连爷爷都没有,只有奶奶/外婆带着。他们的表现欲特别强,有时他们回答对一个问题,你摸摸他/她的头,他/她的兴奋劲儿能持续好几节课……”

(图说:河南省濮阳县城关镇东关小学教师张永霞。图/日慈公益)

7月28日上午,河南省濮阳县城关镇东关小学语文教师张永霞,在中国好公益平台与日慈公益基金会、南都公益基金会联合举办的媒体研讨会上,讲述了自己作为农村教师所见的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

根据《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2020年中国青少年抑郁检出率达24.6%。随着学生年级升高,抑郁和重度抑郁也呈上升趋势。在大量劳务输出的乡村地区,家庭教育缺位、师资力量薄弱,教师普遍缺乏心理相关的知识方法,导致乡村青少年儿童的心理发展缺乏关怀和引导,所显现的心理问题更为严重。

而此次研讨会以“脆弱与韧性:如何让乡村儿童免于心理危机?”为题,来自南开大学、芝加哥大学、陕西省泾阳县教育局和澳门同济慈善会等多位社会工作者和教育界、学术界人士参与了探讨。

此次活动的主办方——日慈公益基金会的秘书长张真在发言中说,在机构成立早期的走访调查中,他们就发现农村留守儿童中存在着相当广泛的心理和行为问题,包括自卑、自闭、无助感强烈、自我厌弃、缺乏自信,经常容易和同学发生肢体冲突等等。张真说自己还记得,“当我去问孩子们,‘你觉得自己有哪些优点吗?’他们都沉默了,他们对我说,‘没有人喜欢我,我有什么优点呢?’”

(图说:日慈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张真。图/日慈公益)

张真说,从调研结果看,中国农村儿童的心理问题风险高于城市儿童,认知能力和社会交往能力则显著落后于城市儿童;儿童青少年抑郁症状流行率在乡镇达到了20%;在留守儿童中,心理问题检出率高达57%,自杀意念得分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还表现出更强的孤独感、更高的抑郁水平、较低的自尊水平。

她表示,这些触目惊心的心理健康问题背后,是大量缺乏关爱和沟通的家庭,和不重视心理健康教育、师资也非常薄弱的广大农村地区。而科普和预防工作的不到位,让农村社会中对心理问题的认知不足、病耻感强烈,许多孩子的心理危机更难被正视和科学对待。

南开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主任吴帆指出,要降低乡村孩子心理风险,为孩子们提供保护性的环境,和发展性的环境建设非常关键。

张真表示,考虑到乡村地区的现实情况,比起家庭和社会,日慈公益基金会选择了学校作为推广心理健康教育的最佳场所;而考虑到心理咨询的成本和在我国的缺乏程度,机构将工作重点放在了预防上——关注学生心理健康的发展、提升韧性,让他们生长出未来能抵抗心理疾病的能力。

据张真介绍,从2016年起,日慈公益基金会基于社会情感学习和积极心理学、自主研发设计了一套适合6-16岁青少年儿童的本土化的心智素养教育课程“心灵魔法学院”,并通过赋能教师为乡村儿童开展每学期8-10节心理活动课。截至2021年6月,日慈公益已经将课程带到全国30个省市1300多所学校,累计服务了超过24万名乡村孩子,让3600多名乡村教师参与其中。

(图片来自网络)

河南省濮阳县城关镇东关小学的教师张永霞是“心灵魔法学院”课程的实践者之一。张永霞说,东关小学是一所地地道道的乡村小学,她认为乡村儿童比起城市儿童,相对自卑、害怕,“因为缺失父母的关爱,他们没有安全感,有的时候自我防范意识很强。”

张永霞从2018年起认领并在课堂上实践心智素养课程。她回忆起一名令她印象深刻的孩子:一名名叫小远(化名)的六年级学生,刚转学到她所在班级时,因患有夜尿症,身上总散发出一股不太好闻的味道,小远害怕被同学嘲笑,一点点地封闭了自己。直到上了心智素养课《接纳别人的不完美》这一课,班上的同学渐渐不再嫌弃小远,愿意和他一起玩,而小远也变得更讲卫生了。那年寒冬,看到小远洗床单的小手冻得通红,同学们主动跑过来帮他。

张永霞说,从那以后,其他的同学也开始帮助小远了,“一个人可以影响许多人;同样地,一个老师也可以影响一群老师。”她表示,一些同事看到心智素养课程的效果好,孩子也喜欢,校长就鼓励大家都去尝试认领课程,给学生上课。

张永霞是一位语文教师。她说,作为非心理专业教师,自己最大的挑战就是在遇到心理学方面的问题时,如何能得到支持和帮助。但她也说,好在除了能和同事讨论问题外,日慈公益也推出了心灵魔法学院项目小程序,她可以在线上向其他地区的老师寻求帮助。

据日慈公益基金会介绍,“心灵魔法学院”项目包含适合不同年龄段儿童的心理健康教学内容和配套教具,课程拥有模块化设置,教师可以自主申领自己需要的模块;此外,课程提供的教师版小程序,也可以让教师通过标准化的流程来管理自己的培训和教学进度。

和张老师同样来自基层的是陕西省泾阳县教育局青少年活动中心主任高文明,他此前也是一名乡村学校教师。高主任认为,对乡村地区的学校来说,开展心理健康相关课程最主要的挑战就是师资力量不足。他说,泾阳县教育局此前引入日慈心智素养课程时,提出的诉求就是希望首先搭建起教师培训的体系。

(图说:陕西省泾阳县教育局青少年活动中心主任高文明。图/日慈公益)

高文明表示,在与日慈两年多的合作中,不论是教师、校长还是教育主管部门,都从孩子们的变化里看到了项目带来的实实在在的益处。

张真说,日慈公益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与县级教育部门合作探索出心理健康教育的工作机制,“在地方上形成生态,让各方都能够参与进来。这时,日慈也就做好了撤出的准备。”

张真希望不断提高社会大众对乡村儿童心理健康的关注度,“届时公益组织再去开展项目,就有了很好的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