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装电梯”!徐汇区14栋居民楼两个月完成加梯全覆盖

2021-09-07 06:30:30 作者:舒抒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杨宜修

一个小区16栋既有多层住宅,其中具备加装电梯条件的14栋居民楼在短短两个月内完成了从意愿征询到最终签约的全流程。这一速度让不少等待加梯的小区颇为羡慕。

位于徐汇区长桥街道的百龙小区,一鼓作气实现了加装电梯全覆盖。值得一提的是,小区内14栋要加梯的居民楼包括了一梯两户、三户、四户等不同类型,资金分摊比例和居民沟通成本均有鲜明差异,加梯过程甚至几次差点半路“夭折”。

从“政府要我加梯”到“我要装电梯”,百龙小区的居民用两个月时间,完成了很多小区几年都无法实现的加梯全覆盖。

意愿征询“真心换真心”

2018年5月,谢伟当选百龙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已经在小区居住了20年的章建新很快发现,这个新来的书记看起来五大三粗,做事特别细心。今年3月,新一轮居民区领导班子换届完成,小区开始加装电梯的征询,章建新发现这位谢书记还有雷厉风行又相当执着的一面。

百龙小区建于1992年,大部分居民是1998年前后搬迁进小区的,既有房屋原拆原建的“本地人”,也有从市中心动迁来的居民。小区一共18栋楼,除了2栋高层商品房,剩下的16栋多层住宅中,15号、16号居民楼经审核不符合加装条件,其余1至14号居民楼都可加装电梯。作为百龙小区的居民骨干,章建新还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居委会主任。她居住的4号楼为一梯四户,如果所有居民都参与加梯成本分摊,住在最高层6楼的章阿姨要分摊4.5至5万元。“3月中旬,我们开始挨家挨户上门,或者打电话征询加梯意愿……都是邻居嘛,一开始我们觉得沟通应该不难,事实的确如此。”章建新作为4号楼的“加梯三人组”成员之一,主要负责沟通征询工作。“加梯三人组”也是长桥街道从去年疫情防控“三人组”机制中借鉴而来的工作法,每栋楼都要组成一支包含党员、志愿者和楼组长的加梯小分队,互为监督和证明,每次签约,三人都要签字。

在实际征询中,百龙小区加装电梯的特点和难点逐渐浮出水面。首先是人户分离情况普遍,大部分业主都“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租户也没有权利做主。怎么办?章建新就每天一早到居委会,跟谢伟一起办公,用居委会的座机打电话给不住在小区的居民业主。“用手机打,别人很难相信你,用居委会工作电话打,电话拨过去,至少大家会接听。”哪怕只是在电话里,想装电梯和不想装电梯的意愿也能或多或少从居民的言语中分析出蛛丝马迹。“遇到想装但有顾虑的居民,我们会询问是否能加微信,把基本资料、初步方案和其他小区加装成功的案例发给对方,让居民心里有底。”谢伟说。

这还只是“真心换真心”的第一步。通过第一轮为期约一周的电话沟通和上门咨询,整栋居民楼基本可以梳理出“坚决不同意”“不同意但有松动空间”“主要看价格”“基本同意”和“意愿强烈”这几类。先去掉坚决不同意的居民户数,看是否满足专有面积三分之二的占比:不满足,只能暂时搁置加梯,启动第二轮征询;满足,就联系加梯公司,制定第一版资金分摊方案。

“能争取一户就争取一户”

真的要出钱了,之前从未预料到的问题开始接二连三地出现。“我们楼里有一户居民,房子长期出租,一开始同意加梯,后来又说自己手头没有流动资金,于是我连夜查了政策,发现可以使用公积金加梯,就马上告诉他。”章建新说。还有一户居民原先每轮征询都说同意加梯,等到要签字确认分摊金额时却突然说:“看到有居民不同意,既然这样,那我们还是不同意、不参与了。”虽然这户居民的退出没有影响到“加梯”的最终决定,但每一户的分摊比例却要因此推倒重来。类似这样的变数,章建新遇到的次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也有居民抱着“钱你们先分摊,我现在不参加,等到我想坐电梯了再出钱”的想法,在征询单上写了“弃权”。“如果大家都这样想,不就满足不了法定比例、装不了电梯了吗?”从3月中旬启动正式征询,到4月9日成为首批签约的4个居民楼之一,章建新所在的4号楼其实只用了短短20多天。但就是这3个星期,让她觉得自己仿佛像年轻人打游戏一样在“练级”。

谢伟记得,今年清明小长假前,小区3号、4号、11号和12号居民楼已确定于4月9日进行加装电梯签约。4月5日,他趁居民们尚在假期中、人员比较齐整,开了一次确定最终细节的征询会,小区业委会和加梯公司杭州西奥电梯现代化更新有限公司的代表也都在场。没想到,这次会议开得并不顺利。“居民对电梯公司最终提供的合同条款、后续维保没有完全信任。”当天会议结束,谢伟一度认为,4天后的签约只有一台能成。“但我不甘心,前面大家做了这么多工作,不能就这么放弃。”于是,两天后,谢伟又请居民、业委会和电梯公司代表开了次会。这一次,大家的言语都缓和了许多,电梯公司经过研究,现场表示可以让步,修改了部分条款。“居民心里都是想装电梯的,但又要确保自己的权益没有损害,这种矛盾心理很正常,居委会的工作就是要疏通化解。”

在章建新居住的4号楼,那一户声称自己暂时没有流动资金的居民,最终在她的建议下写了一张欠条,先由楼内其他居民垫付他的分摊金额,待申领到公积金后再逐一归还给大家。说服邻居写欠条、用公积金加装电梯,再说服其他人先垫付,这一系列过程,让章建新觉得自己会不会有些“道德绑架”邻居们?“我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如果就因为一两户居民的犹豫使加梯失败,那么对之前抱以希望、每次征询都积极配合的住户是不是也要有个交代?还是要能争取一户就争取一户。”

政策支持提升加梯签约率

今年67岁的屠羚居住在百龙小区11号楼,在“加梯三人组”中担纲楼组长角色。同样是一梯四户的居民楼,屠羚说她们楼里居民老龄化程度和出租率非常高,属于加装电梯中典型的“双高”居民楼。“一楼是商户,2至6楼的20户中只有8户是自住房,其余12户都是出租户。”这让她一开始对加装电梯没有抱太大希望。但谢伟却对她说,政府最高可以对加装电梯补贴28万元,有政策为何不尝试一下?

于是,屠羚也和章建新一样坐进居委会办公室,一家一家试着打电话征询加梯意愿。“一圈打下来,没想到5楼、6楼都同意,这样2、3、4楼也好办了。”屠羚马上将加梯公司和居委会初步测算的资金分摊表发给大家。要收钱时,问题接二连三地出现了。有居民说,自己不住在楼内,对加梯的态度是“可装可不装”;还有人说“我还走得动,用不着电梯”;也有居民坦言,自己流动资金都买了理财,一下子拿不出几万元……屠羚只能一家家“软磨硬泡”。

百龙小区首轮签约的4台电梯已进入地勘、上报、施工方案公示阶段,最快今年10月,居民就可以乘坐加装电梯。小区架空线入地工程也一并推进,每栋签约加梯的楼道还获得政府部门提供的10万元资金进行“美丽楼道”改造、适老化改造。谢伟说,上述政策的同步落实,也对提升加装电梯的签约率有很大帮助。

4月9日,4台加装电梯首批签约;4月26日,第二批7台加装电梯签约;5月14日,最后3台加装电梯签约,标志着百龙小区加装电梯实现全覆盖。谢伟坦言,百龙小区遇到的问题和困难肯定不是最多、最突出的,但两个月内集中、高频地开展所有关于加装电梯的工作,让他感触颇深,并总结了几点经验供同行参考。

“老旧住宅加装电梯,最难的是缺乏牵头推进的人,每个环节都要有人当‘润滑剂’。”谢伟说,一般4至7楼的住户中更容易出牵头人,并且因为这些居民分摊的比例较高,沟通顺利与否决定了整个加梯资金基数是否稳固。而当小区里加梯需求较大的楼栋浮出水面后,居民区党总支应第一时间跟进,牵头开展本楼栋居民自治协商。

在征询和制定方案阶段,打消居民对电梯公司不信任的方法唯有加强协商。谢伟说,加装电梯是一项大工程,电梯的品牌、合同、安全性、使用寿命、后期维护,都需要专业人员指导居民。电梯品牌应该由居民自主选择,日常管理维护则由居民和物业或电梯维保单位签订合同,也可以由居民自治团队协商,签订管理公约。“这些都是可行的办法,不过,具体推进时需要‘一楼一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