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数据交易“五难”,上海数据交易所有何良策?

2021-11-25 19:38:42 作者:王旭 来源:东方网 选稿:郑闻文

东方网记者王旭11月25日报道:“谁可以很好地应用数据资产,谁就能占据先机”,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院长李扣庆在今天的2021全球数商大会商作出了这样一个论断。同一天,上海数据交易所成立,剑指数据流通交易确权难、定价难、互信难、入场难、监管难等关键共性难题。

上海数据交易所到底如何破局?又会对行业发展产生什么影响呢?

定位准公共服务平台扮演“利他角色”

破局并非一日之功。早在五年前,上海就建立了数据交易中心,多年来已经做了许多实质性的工作,在交易系统的先进性、交易规则的规范度等方面拥有了一定基础。但数据交易中心这样的机构限于自身体制机制的原因,先天性地面临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的问题,也因为这样的尴尬位置,导致数据交易“5难”问题难以破解。

新型的数据交易所正是为破局而设立。针对“五难”,上海数据交易所定位为国家级数据交易所,为行业发展提供准公共服务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上海数据交易所将“由国资主导,不碰数据,不以盈利为导向,不参与数据交易本身,未来也不会上市,主要扮演的一种利他的角色”,彻底解决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问题。

此外,上海数据交易所还实现了全交易的全数字化功能,实现全天候挂牌、全地理交易、全流程追溯。也就是说,在上海完成交易后,数据交付可以发生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不受地域限制。

更有魄力的是全链生态的构建,“这一概念的率先提出与实践,全国恐怕只有上海”。产业生态建构旨在打破企业单打独斗之孤寂,围绕数据交易生态,培育数据经纪、合规审核、资产评估、数据交付等繁荣“数商体系”。还有一系列的制度规则的创新,比如首发的数据产品登记凭证、数据产品说明书等。

“打开了未来的一扇窗”

上海数据交易所成立当日受理挂牌数据产品20个,国网上海电力公司的“企业电智绘”就在其中。挂牌审核相当严格,不仅包括对公司本身资质的内容,还有针对数据产品合规性的多重限制。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审核的条件还在不断增加。

“这是一个开创性很强的工作,对行业发展有重要的意义”,参与审核工作的协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江翔宇说。他介绍,目前律所审核的重点主要四个方面:一对数据交易主体做尽职调查,企业的基础信用、过去3年内是否有在数据领域的行政处罚或相关诉讼等,是最基本前提;二要对数据产品的数据来源的合法性作调查,如自行产生的数据,须提供系统运行和记录形成的情况报告;三要确认数据产品的可交易性,企业数据交易的动因、用途及利益相关方等也在考虑之列;四要分析数据产品在流通中的合规性,考虑转让方及相关方是否在数据安全方面具备足够的风险预防、管理和处置措施。

在交易所挂牌,意味着产品流通的合规和权益的确立,产品也就成为有政府平台背书的数据产品,甚至数据资产。国网上海电力公司互联网部副主任奚增辉介绍,电力数据重要且敏感,一向是“用户明细数据不出公司”,上海数据交易的思路则给上海电力“打开了未来的一扇窗”。数库(上海)科技有限公司则凭借挂牌产品的数据资产凭证,获得了工商银行的授信,这意味着作为资源和要素的数据是可以被定定义为资产的。

作为数据需求方的京东,则在上海数据交易所找到了新的数据源。京东科技上海区总经理孙宁宇告诉记者,以往寻找数据源主要依靠采购专家的意见,数据提供方也主要是多年的合作伙伴,数据交易的安全和效率都是问题。现在借助上海市数交所的数据交易系统,就能安全高效地找到新的数据源进行交易。

更多元的选择促使京东科技在数据融合与挖掘上玩出更多花样。结合自身海量运营数据,再融合外购数据,京东科技一方面可提升对城市各类指标的洞察分析,更好辅助城市做好精细治理;另一方面,也将为京东零售、京东商城本身的店铺运营和分析提供支撑,辅助商家进行选品、诊断、商机洞察、品类优化、潜客挖掘等。

把“蛋糕”做大

数据交易是个小众市场,上海数据交易所创造性地提出要全面建构行业生态,意义深远。

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绝大部分企业在这方面的认知度和技术能力储备都是不够的。尤其是无时无刻在创造数据的传统企业,他们对数据价值的认知不足,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数据经纪人、数据撮合商、交付商等第三方角色能够帮助交易双方进行数据合规确认、数据价值评估、数据交易撮合、数据交付等,提高数据要素的流通效率。这样,就可以把一个很小众的市场变成一个成规模的市场。

星环信息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交付商代表,公司副总裁解友泉表示,目前数据交易所交易和交付流程相对分离的架构非常适合于各类第三方服务商发挥自身优势,为数据交付的全流程提供更安全更合规的技术保障。他用网购和快递行业来比喻,“我们不生产数据这个包裹,也不仅是包裹的安全打包和运输者,还为2000多个有大数据平台需求的客户提供过生产、存放、加工包裹的全套专业工具”。

普华永道中国区域经济及金融业主管合伙人张立钧表示,“上海数据交易所的成立对数据的流通与交易意义重大。交易所的成立有利于灰色黑色的数据交易变得透明化、合法化、规范化;有助于数据产品的价格发现,数据产品核心价值的最大化释放以及数据流通与交易的标准化。此外,数据交易所还可提供一系列的增值服务,包括登记、融资、清算、结算等促进数据产品交易的服务”。

当下,数据已是继技术、劳动力、资本、土地之外的“第五要素”;未来,未来数据资源配置如何实现最优,数据要素如何参与生产、参与分配,上海数据交易所扮演着非常重要的枢纽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