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骂约翰逊“小丑”,但口水战阻止不了非法移民悲剧重演

2021-12-03 09:13:15 作者:胡毓堃 来源:澎湃新闻 选稿:孙衍康

近日,英法两国因偷渡难民的处置问题再次隔空交火。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在私下谈话中将英国首相约翰逊称为“小丑”,“看到一个大国(英国)被一个小丑领导,我们感到很难过。”

事情起因于11月24日,一艘偷渡船只从法国北部的加莱港出发,试图穿越英吉利海峡前往英国,却很快在途中沉没,导致27人溺亡,更是令穿越海峡的难民问题再度升级。

英国边境警察正在搜救溺水的偷渡难民

随着一名怀孕女子、三名儿童等死者身份一一曝光,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向了最窄不过34公里的英吉利海峡。面对自2014年国际移民组织(IOM)有统计以来该海峡死难最多的偷渡惨剧,英法两国加大火力互相抨击,指责对方应对非法移民问题不力。而国际社会既悲痛更担忧,因为矛盾不解决,意味着还将发生更多的非法移民悲剧。

偷渡年年有,今年矛盾大

事实上,英国与法国乃至整个欧盟之间关于非法移民的争端持续已久。从法国北部加莱港、敦刻尔克等地前往英国南部的多佛尔等港口城市不过数十公里,以各种方式穿越英吉利海峡,从法国北部偷渡前往英国的非法移民现象长期存在。但近期以来,尤其是随着英国完全脱欧后,从法到英的非法移民数量激增。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统计,今年以来乘船偷渡至英国的非法移民人数累计已超过2.5万人,是2020年的三倍,比前年更是高出10余倍。非法移民穿越海峡主要凭借藏匿于卡车和渡轮中,以及搭乘小船等高度危险的途径。其中,“搭便车”在之前是最主要的方式,包括2019年10月英国埃塞克斯郡发生的“货车惨案”(导致39名越南籍非法移民死亡)。

2019至2021年,乘船穿越英吉利海峡偷渡的非法移民数量激增,来源:BBC/英国内政部

进入2021年,英国正式结束脱欧过渡期,完全脱欧,情况也发生了变化。脱欧意味着英国退出欧洲单一市场、欧盟关税同盟,英国与欧盟成员国之间的人员自由流动也不复存在。在此情况下,英国加强了与法国之间的边境管控,尤其是在法国加莱港的安保活动。再要像两年前“货车惨案”事件那般穿行法国、比利时、英国几无可能。

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社会学高级讲师露西·梅布林的话说,这加大了非法移民的入境难度,他们因此更倾向于选择乘船偷渡这一危险方式,也让偷渡组织看到了新的“商机”和“市场”。英国边境警察部门原负责人托尼·史密斯便指出,这就意味着“船运”的尝试越来越多。今年11月,横渡海峡的非法移民人数甚至达到单日1000人的历史最高值,便可见一斑。

偷渡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非法移民从法到英并非新事,但在此时成为了两国又一个激化的矛盾点。这其中既有偶然因素,但也是必然的结果。

穿越英吉利海峡的非法移民,主要来自伊拉克、伊朗、阿富汗、苏丹等中东和非洲地区。由于其原籍国不是饱受贫困就是面临战乱之苦,他们前往欧洲发达国家寻求庇护也是合情合理的选择。然而,已经到达欧洲大陆“龙头”国家法国的移民,却并不满足于此。根据英国《国际健康》期刊2017年发表的调查报告,在法国加莱港402名受访难民中,82%的难民计划前往英国,仅有12%的受访者希望留在法国。

这一现象的出现,也是多种原因的产物。首先,多数非法移民选择取道法国前往英国,并非临时起意,而是出发之前便已经确定的目标,因为他们已经与英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联系。《国际健康》上述调查报告便指出,希望前往英国的难民中,超过半数(52%)者已有亲属在英国。其他人要么曾在英军服役,要么因为原籍国与英国的历史渊源,要么会说英语,也把英国作为寻求新生活的首选。

英国最大的难民组织“难民委员会”首席执行官恩维尔·所罗门也坦承:“他们与英国存在联系。他们会说些英语,他们有家人、有朋友、有关系网(在这里)。他们想来英国,留下,重塑自己的生活。”正因为这些难民与英国的关联,以及他们本就要去英国,法国自然不愿意英国将这些“烫手山芋”原路送回。

2020年英国庇护申请者原籍国列表,其中多数人来自贫穷、战乱和(或)与英国渊源颇深的国家,来源:BBC/英国内政部

即使不考虑上述联系,在不少难民眼中,英国也是比法国乃至欧盟各国更为理想的去处。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移民政策专家马蒂厄·塔尔迪认为,英国经济发展程度及工作机会都好于欧盟,对难民更具诱惑力。尽管英国政府已经采取措施,加大力度惩罚在英居留、工作的非法移民和用人企业,并宣布将明知未获许可但坚持进入英国的行为定为刑事犯罪,但过去20年来所谓“英国的劳工管理制度太过慷慨”之说不绝于耳,就连法国内政部长热拉尔德·达尔马宁也同意“英国的就业市场对移民具有吸引力”的说法。

无论这一说法是否站得住脚,不少移民的确因为自己在法国没有得到善待而不满,于是产生了“树挪死、人挪活”的念头。英国的非法移民大户,除了原殖民地国家外,主要以伊斯兰国家为主。自去年底法国、德国、奥地利等欧盟国家连续爆发恐袭事件(尤其是法国教师萨米埃尔·帕蒂谋杀事件以来),法国政府在“共和主义”原则指导下加强了对穆斯林群体的管控,民间的“伊斯兰恐惧症”再度强化。显然,当下法国的社会环境对于这些难民更加不友好。

涌入的难民越来越多,英国不想要,法国觉得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来,英吉利海峡两岸的矛盾自然随之激化。

后脱欧时代,英法欧矛盾持续“揭盖”

对于英法两国而言,人员流动(包括非法移民流动)实属常态,但今年两国却为此吵得格外激烈,看似是由于今年难民尤其多,实质上揭开的是后脱欧时代英国与法国乃至欧盟的结构性矛盾。

如何处置涉及欧洲多国的非法移民问题,欧盟有相应的法律和工作机制。根据2014年正式生效的《都柏林条例》及其设定的“违规入境”标准,非法移民踏入的第一个欧盟成员国负责处理他们的庇护申请。脱欧之前绝大多数情况下,英国只需援引《都柏林条例》,便有权将这些难民遣返至他们入境的第一个欧盟国家,然后“万事大吉”。

英国脱欧后,自然不再适用于《都柏林条例》,但如何处置自欧入英的非法移民,英国与欧盟尚未展开任何实质性谈判。没有新的机制规约,作为欧盟成员国的法国,和完全脱欧不久、主权意识强烈的英国,自然各说各话、针锋相对,非法移民的老问题也陷入了僵局。

法国的立场便如总统马克龙不断重申的那样,即法国只是非法移民的中转和过境国,他们的最终目标是英国,而来自法国“过客”只占所有借道欧盟赴英移民数量的3%,因此法国绝不接受将所有难民“打包遣送”回法国的做法。因此,他提议在全欧洲范围内实现合作,方可从长远角度解决这一区域性乃至全球性问题。

但英国显然有不同的诉求与考量。11月24日的偷渡悲剧发生后,英国政府便要求与法国展开海岸联合巡逻,阻止更多非法移民穿越英吉利海峡,并强调难民应在其抵达的第一个安全国家申请庇护,言外之意便是这些来自法国和欧盟其它国家的难民应该“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英国边境警察将难民带往多佛尔

英国首相约翰逊更是于11月25日在社交平台推特上公开了致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一封信,除了再度提议两国在彼此的水域开展联合或者互相巡逻外,他还特别提及希望英国与法国和欧盟达成移民遣返协议,从而允许英国将偷渡者遣返回法国,降低非法移民跨海偷渡的积极性,并打击偷渡组织。

约翰逊此举激怒了法国。马克龙表示领导人之间不应用如此不审慎的方式沟通,尤其是用社交平台公开沟通内容,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更宣布取消邀请英国内政大臣普丽蒂·帕特尔参加11月28日欧洲国家关于应对非法移民的会议。除了外交礼仪问题外,在法国政府看来,这封公开信的内容,再度显示了英国在处理英欧关系时的“双重标准”。

英国在与欧盟多次谈判时大打主权牌,却在偷渡事件中要求在法方海岸线开展巡逻,侵犯法方主权;明明已经完全脱欧,却依旧要求按照《都柏林条例》处置非法移民,以便推诿责任。

通过这一波偷渡事件,法国政府多名官员表示已经受够了英国的“表里不一”,称英国总是玩“双面游戏”——一边在具体的技术性问题上表现积极、颇有成效,一边又对外传达完全相反的信息,以迎合本国民众、谋取政治利益。马克龙也在私下谈话中认为约翰逊总会把一些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在北爱尔兰贸易问题、英法捕鱼权和有关核潜艇的AUKUS问题上,“他都是这么做的,他一直把英国定位为受害者,把法国当作‘替罪羊’”。

在难民处置问题上,马克龙(右)对约翰逊的说辞很是不满

而英法难民争端的爆发,恰逢双边关系的多事之秋。无论是澳英美联盟(AUKUS)正式启动核潜艇合作,导致澳大利亚撕毁与法国的“未来潜艇计划”合作协议;还是英欧此起彼伏的贸易纠纷、捕鱼之争、疫苗分配与供应争端;抑或是《北爱尔兰议定书》修改的分歧,以及欧洲法院在英国北爱地区的管辖权之争,众多历史遗留问题的爆发,不过是后脱欧时代英欧双边关系结构性矛盾的必然产物。

透过一系列争端,英国的心态凸显无疑:一方面希望通过脱欧维护本国的边界管理主权、司法主权、经济主权,保护本国就业市场,摆脱欧盟规则束缚,并独立自主开展政治与经济外交,朝着“全球化英国”与复苏的目标迈进;另一方面又不愿意失去在欧盟框架内曾享受到的便利与红利,包括双边服务与货物贸易、移民遣返、爱尔兰岛的边界问题。

但基于“既要...又要...”的逻辑,英国在诸多问题上给欧盟留下了“需要好处时求合作、推卸责任时谈主权”的“双标”印象,而这一逻辑本身自然更是法国和欧盟所不能接受的。疫情和脱欧的双重打击下,双边贸易仍未恢复至原有水平,加之脱欧协议中剪不断理还乱的双边关系处理机制,以及从历史渊源到地理位置所决定的双方无法彻底斩断的特殊关联,都决定了这种结构性矛盾注定难解。

回到令欧盟腹背受敌的难民危机,问题的根源仍是非法移民原籍国的动乱与贫困,而造成这些国家处境糟糕、民众难以生存的历史原因,仍少不了包括英法在内的西方国家的影子。在此情况下,这一外部结构性矛盾注定将持续困扰欧洲各国。

伯明翰大学移民问题专家珍妮·菲利莫尔对此表示,减少非法移民数量,首先要减少全球不平等,确保欠发达国家可持续发展,并通过政治方式解决冲突。而要实现这一目标,离不开英法乃至英欧双方的协同努力:如果双方不能摒弃狭隘的保护主义逻辑,从问题根源入手,而是继续纠缠于责任归属,那么爆发更多的争端、更大的悲剧也不无可能。

(胡毓堃,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观察分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