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评丨教师“时间银行”是个好创意

2021-12-03 14:56:17 作者:丁慎毅 来源:东方网·东方快评

把多余的时间存起来,等需要的时候再花掉。这个看起来不切实际的“留住时间”,在常山成为了可能。为切实缓解“双减”后教师的工作压力,关爱教师身心健康,浙江省常山县从9月以来实行教师弹性上下班制度,并创新出“时间银行”的管理模式。(11月29日中国教育报)

最初的“时间银行”,是指志愿者将参与公益服务的时间存进时间银行,当自己遭遇困难时就可以从中支取“被服务时间”。常山县的教师“时间银行”的管理模式可谓在教育领域的首创。此前,仅有一些学校通过设立“时间银行”发行“成长积分”和“成长存折”,强化素质教育。

“双减”政策下,课后延迟服务,给老师增加了两个小时的工作量。今年8月,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明确,学校可统筹安排教师实行“弹性上下班制”,并明确给参与延迟服务的老师一定的补贴。但是,即使那些财政实力雄厚的地区能及时给老师们发补贴,对一些老师来说,时间比金钱更重要,他们更想多一点自己的时间。更不要说一些地区财政实力相对较差,难以全部给教师发补贴,这就带来了矛盾。

常山县教师“时间银行”将每位教师每周额外工作量纳入其个人账户,主要包括额外代课和课后托管两部分:教师在完成日常教学工作之余,为他人代课的工作量视为额外代课,1课时折合为可支取时间0.5小时;课后托管服务期间,课后托管1课时等同于代课2课时,视为可支取时间1小时予以“入账”。教师按需兑换时间存款,抵扣请假课时,可获取 “双减假”,而年终可计算“账户”结余,用于期末考核。这既肯定了实际工作量,又让休假安排更有弹性,既解决了财政困难的问题,也保障了老师有更多的时间照顾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当然,弹性上下班带来的一系列管理上的新问题,并非有了教师“时间银行”就可一劳永逸。比如,一个班级管理事情最多的就是班主任,班主任除了要给孩子上课之外,还要负责办理大大小小的事情。如果孩子在临放学之际发生了碰撞小擦伤,第一个要找的就是班主任。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提出绩效工资分配体现对班主任的激励,但对班主任来说,可能他们更需要多一些生活上的时间。所以,对教师弹性工作制的管理仍需要创新。比如,自21世纪初的“教师减负”工程起,英国教育部就开始关注教学助理的作用。教学助理帮助教师承担监督任务等工作,可节省教师较多的时间,使教师专注于教学和培养学生。学校可以拿他山之石来做做文章。

话说回来,虽然常山县教师“时间银行”的管理模式不能完全解决教师弹性工作制的问题,但贵在这种敢于面对问题、实事求是创新方式解决问题的精神,从这个意义上说,常山县的思路值得各地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