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庚:大选季已经开启,为何“半导体风波”在韩国降调了?

2021-12-03 15:55:46 来源: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长庚】

有些事情,现在大概正处于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阶段。

拖到“死线”最后一刻,三星、SK海力士等韩国半导体企业都向美国交付了对方要求的资料。11月9日,韩国产业部部长向美国商务部长递交材料,并表示要携手维护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稳定。

对美国来说,只要能收到材料,就已经达到目的了。笔者在以前的文章中说过,如果美国真的提出要求,韩国还是要“给面子”的。

韩国国内对美国“逼宫”半导体企业的态度,也是难以言表、无力回天,既觉得美国很强盗,又无可奈何。即便是一向行事作风“大胆”的韩国媒体,无论左中右,无不表现出相似的态度。

其实,起初媒体对此事的报道还是挺高调的,但之后颇有些调门往下压的趋势。一方面是记者在询问企业时得到的信息极其有限,诸如正在内部商讨,届时会向外界发布一个圆满的结果,亦或正在请政府进行中间调停等等;另一方面,韩国政府也在背后做工作,避免舆情炒作,各方都是有选择性的对外传递信息。

这似乎给外界造成了一种印象,韩国国内有意在压这件事。

EDaily(11月8日):三星·SK,即便提交了芯片信息,美国挥舞的大棒也未停下

Financial News(11月10日):韩国产业部长称,(美方)要求提交芯片信息,须是单次行为

韩国iNews24新闻网(11月21日):韩国半导体产业,难题后边还是难题

要么不能说,要么不便说

这背后有一些原因,首先在韩国国内有一种认知,韩国人心里非常有数,说到底最根源的问题是中美之间的供应链博弈或者说是中美竞争的大背景。虽然美国的理由是为了供应链信息的透明化,但韩国企业最怕的是如果美国将企业提交的信息泄露出去,像主要客户这类涉及商业机密的信息,那么自己的前景恐怕就比较难料了。

其次,美方要求的数据中有一部分是关于韩企设厂的信息,比如海力士除了本国工厂外,还在中国无锡设立境外工厂,再比如三星在西安有生产线,因此韩企非常担心美方会不会以此相要挟——为什么不赴美建厂?稍早前有消息称,海力士有计划在硅谷建一个研发中心。

再者,无论是政界还是民间有一个共识,即半导体产业作为韩国的支柱产业正面临艰巨挑战,而且这个挑战不由韩国的意志所左右。比如在野党,平时在政治攻防战中对执政党的批评抨击很多,但在这件事上没有明确表态。再退一步,韩国内部各派也没法表态,有的是不能,有的是不便,总之不管怎么说,都会置自身于尴尬境地。

眼下,这种共识已经在韩国形成。即便目前正处于韩国大选季,执政党和在野党都已确定总统候选人,但半导体风波并未成为双方政论焦点。

外界曾猜测半导体风波会否成为大选议题之一,但现在来看显然这个担忧有些不必要。参选总统的都是政客,他们自身对全球供应链能有多大了解要打上问号。对于广大选民来说,内政的重要性大于外交,主要是关乎个人生计,大多数时候不会关注过于高大的话题。更何况,芯片这件事,即便换一个总统也不见得能解决。

另外还要指出的一点是,一般来说,韩国主流的左右派在外交政策和通商政策上的差异不是很大,一旦有事发生,最多就是攻击执政政府不力,但大立场是一样的。

执政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左)和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右)。图自韩国经济日报

从企业角度来看,即便都是韩企,在白宫召开的两次半导体峰会中也有些许区别。4月份的峰会上,三星是唯一一家被邀请参会的韩国企业;而在9月份的“鸿门宴”上,海力士、起亚、现代汽车等都被列入提供信息名单。韩国国内甚至猜测,被邀请参加4月圆桌会议的企业是不是比没被邀请参会的企业要求提供的信息更广。

美国为此也放过“狠话”,虽然是自愿原则,但企业若拒不提供,有的是办法,比如通过其国内制裁法案或类似《国防物资动员法》等等。笔者在与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韩国产业研究院的相关人士聊起此事时,他们的第一个共同反应就是,中国做不出这种事,只有美国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恐吓。

韩国政府方面,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组,该专案组人员构成除了政府官员,还请了一些美国律师,负责提供法律咨询,不过最后给出的公开结论是由企业自行判断。

政府在幕后开展积极谈判,韩国产业部曾派专员组前往美国磋商,并向美方传达韩国企业的想法,即是否可以提供除机密以外的信息,但美方仅表示知道了,没有给出明确答复。韩方的判断是,可能美国也还没有想好下一步怎么做,要等信息到手之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企业和政府则担忧美国是否会透露、以及多大程度透露出去。韩企当然希望中美双方的生意都要做,韩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并不希望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笔者此前与韩国产业研究院的人沟通时,对方表达了很多顾虑;由于当时笔者的交流身份是中国媒体人,所以对方似乎有意表露这些纠结,一方面可能是“卖惨”,另一方面鉴于目前中美关系有变动,能否借机将事情“闹大”,从而对外塑造一种形象——能试的都试过了,虽然交了资料,但也是纠结到最后一刻,是做过权衡的。这大概也是韩国企业的总体战术,拉高自己的姿态。

目前来看,无论是韩国企业还是台积电的声明,都明确表示向美国提交的材料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公开的,所有人都能看,另一部分是详细数据,这个秘密部分只有美国政府能看。美国政府数次承诺会严格保密,虽然大家心知肚明没这么简单,甚至预感这些材料今后可能被用于国际争端,但企业没法对美国政府直接抗议,也由不得你反对或不反对。

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政府就和三星有过一次博弈。彼时三星面临被美国控诉倾销,三星掌门人李健熙(1942年-2020年)敏锐地看到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重视硅谷,便向美国派遣人员进行大规模游说,对象包括美国白宫、议会、贸易及科技部门的有关人士,表态称“如果三星无法正常制造芯片,日本企业占据市场的趋势将更加明显,竞争者的减少将进一步抬高美国企业购入芯片的价格,对于美国企业将更加不利”,最终美国仅象征性地向三星收取0.74%的反倾销关税,三星成功度过这场危机。也是自此之后,三星开始重视对外宣传,并建立了覆盖全球的公关及宣传团队。

当时的三星是抓住了美国的焦虑来做制,但时隔二三十年,还能否“重操旧业”看似很悬。这次与美国周旋,有着本质差别,过去是双方对市场占有率的博弈,如今则是美国单方面的施压更大;而且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背后是美国的政治宣示及其寻求主导权的方式。

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雅培(左)和三星电子副董事长金基南宣布17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图自三星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