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钱引起的“黑天鹅”事件 哈萨克斯坦之乱背后的经济难题

2022-01-08 18:00:27 作者:孙衍康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选稿:郑闻文

从和平示威到暴力动乱,急转直下的哈萨克斯坦的局势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没有强势政治反对派,没有预先信号,哈萨克斯坦之乱看似正是2022年第一只黑天鹅,但早在哈萨克斯坦独立之初,其经济结构已为今天的动乱埋下了种子。

遭到纵火的阿拉木图政府大楼

自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斯坦在进行政治改革的同时也经历了数年的经济衰退,随着世界市场在21世纪初的快速膨胀,能源价格的飞升给哈萨克斯坦带来了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

纳扎尔巴耶夫自1991年哈萨克斯坦独立后一直掌权至2019年辞职

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发展也得益于其前领导人纳扎尔巴耶夫的务实主义。自苏联解体后,纳扎尔巴耶夫重视同西方合作,引进西方资本开发国内能源资源。能源产业的红利让哈萨克斯坦迅速在中亚国家里脱颖而出,其经济体量已达到邻国乌兹别克斯坦的数倍。

哈萨克斯坦新建的石油精炼厂

但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的数据显示,自2014年能源价格“跳水”后,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从6%下跌,此后一直维持在4%以下的低位,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让依靠能源产业的哈萨克斯坦经济陷入负增长。

暴乱后被烧毁的汽车

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油气价迅速上涨成了民众抗议的导火索。据观察者网报道,哈萨克斯坦的液化气价格自2021年3月以来已经从50坚戈上涨到120坚戈,换算成人民币涨幅不过1元左右。据哈萨克斯坦政府估计,目前该国有70%-90%的车辆使用液化气驱动。

骤增的液化气价格无疑给普通民众带来的极大的困扰。为什么资源丰富的哈萨克斯坦不优先满足国内需求呢?这就必须到哈萨克斯坦的经济结构上寻找答案。

位于哈萨克斯坦的油田

坐拥丰富资源的哈萨克斯坦“靠山吃山”,一直依靠能源出口提振经济。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在2019年时,油气出口收入占到了哈萨克斯坦进出口贸易总额的75%。从国内生产结构上看,制造业与农业占比只有40%不到,围绕能源生产运输金融服务的产业则占到了55.1%。从就业市场上看,能源产业为哈萨克斯坦提供了超过60%的工作岗位。

哈萨克斯坦石油工人

这意味着能源出口是哈萨克斯坦经济的支柱,如果贸然缩减出口,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必然受到不可估计的损失。除了经济结构的限制,哈萨克斯坦近几年推进的液化气网上交易改革也是此次液化气价格上涨的原因。

哈萨克斯坦群众示威现场

在推行网上交易前,哈萨克斯坦的液化气价格十分低廉,利润空间十分有限,这使得混合控股的能源开采企业缺乏动力扩大生产。哈萨克斯坦政府本希望通过全面推行网上交易来促使液化气价格市场化,从而刺激生产、减少黑市交易以满足内外需求,但最终却造成了液化气价格的飙升。

依赖能源出口的经济结构也让政府很难扩大能源生产规模。

一方面,为了保持价格竞争力,哈萨克斯坦政府维持着对油气出口的高额补贴,压缩了哈萨克斯坦的能源出口的获利空间。另一方面,疫情冲击世界市场与供应链,导致农业与制造业占比较低的哈萨克斯坦须付出更多代价进口商品以满足社会需求,简单来说,哈萨克斯坦“赚得多花得也多”。这两方面因素使得哈萨克斯坦政府很难从看似高利润的油气出口中匀出一部分来扩大生产规模。

哈萨克斯坦的一座加气站

除了能源出口利润减少,利润分配不均也是主要原因之一。目前哈萨克斯坦最大的两家能源公司腾吉士·雪佛兰与卡拉恰加纳克的主要控股方均为西方资本,其中美国能源巨头雪佛龙石油与埃克斯·美孚石油公司控制了腾吉士·雪佛龙近四分之三的股份。

腾吉士·雪佛龙公司在哈萨克斯坦的油气开采设施

这意味着能源出口利润的大部分被外国资本拿走。当能源市场高歌凯进时,外国资本或愿意将收入投资到哈萨克斯坦的能源产业之中,自2014年油价断崖式下跌后,扩大生产规模并不能带来更高的利润,资本巨头可以从供给旺盛的能源市场上以低价购买化石能源。 

哈萨克斯坦骚乱现场

依赖能源出口的哈萨克斯坦缺乏力量同资本博弈,在资源开采与生产规模的控制上往往受到西方资本的支配。市场景气时,能源巨头或许愿意扩大生产规模提高工人待遇,但当市场不景气时,哈萨克斯坦人民就很难从能源出口中获利。

哈萨克斯坦多个城市发生了动乱

据观察者网报道,最早参与示威的人群正是原属于腾吉士·雪佛龙的员工。受美联储加息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该公司为压缩成本调整全球布局开除了数万名哈萨克斯坦本地员工,这无疑加剧了哈萨克斯坦的社会矛盾。

结束灭火任务后的哈萨克斯坦消防员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单一的经济结构给哈萨克斯坦埋下了危机的种子,在各种因素的催化下迅速恶化,引发了这场看似“突如其来”的危机。

安全部队在哈萨克斯坦维持秩序

哈萨克斯坦的危机并非个例,当其还是加盟共和国时就目睹了依赖能源给前苏联经济带来的冲击。前苏联在上世纪70年代也曾得益于能源市场需求的膨胀,但随着其他石油国家的增产导致石油价格下跌,前苏联经济逐渐陷入停滞,最终成为其解体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经济因素并不是哈萨克斯坦暴乱的唯一根源。

集体安全组织成员俄罗斯伞兵部队前往哈萨克斯坦协助维和

如果没有境外势力的煽风点火,哈政府本能以和平的方式平息骚动。托卡耶夫总统在当地时间7日的讲话中称,仅在阿拉木图就有超过两万名恐怖分子参与了袭击或制造骚乱,致使数百名平民和军警死伤。他称,这些恐怖分子经过了训练,有“明确的攻击计划、协调的行动”,他们由一些媒体和“外国人物”煽动和教唆。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

在友好邻国的支持下,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宣布基本恢复秩序,2022的第一只“黑天鹅”虽已走向尾声却也给世界带来了无言的警示与思考。

参考资料来源:观察者网、红星新闻、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